企业文化

杭州市民申请罢免人大代表 发起人系资本家后代

发布日期:2021-08-07 16:33   来源:未知   阅读:

  张建中则两手发力,除了继续向相关部门追讨祖产外,他还发起对赵之毅人大代表职务的罢免。

  8月19日,正在家中忙碌的张建中接到杭州市下城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的电话通知:由他发起的罢免杭州市下城区人大代表、杭州喜得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喜得宝公司”)董事长赵之毅的申请被驳回。人大给他的回复是64个签名的选民中,多数不在被罢免代表赵之毅所在的选区,未能达到相关法律规定的要求。

  对于这一结果,张建中表示早已预料到,他希望人大提供相关选区资料,让他寻找赵之毅所在选区的选民,发起新的罢免。

  张建中表示,以他为代表的整个杨家后人,希望还原一段尘封的历史,讨回一个公道。

  这不是一处普通的房产,原永康巷28号所在地,有着辉煌的过去,它见证着民国中期,一位民族资本家实业救国的壮举以及一个家族的衰败。

  追溯到清末时期,一位杨姓的临安县令因官场昏暗,辞官回杭州隐居。老先生有两个儿子,在杭州学堂求学,此时的杭州,陈其美、秋瑾等革命党人云集,激进的革命思想渗透到学生群体中。

  辛亥革命后,杨县令的两个儿子都投身革命,小儿子跟随孙中山先生,从此戎马一生。小儿子家族这一脉中,最有名的是杨县令孙子杨维智。1918年出生的杨维智跟随其父四处出征,16岁时,考入南京海军电雷学校,成为学校成立后的首届学生。

  1935年底,杨维智等10多位同学,因成绩优秀,被分别派遣到英国、美国、德国学习鱼雷舰艇攻击技术和水雷投放技术,并于1936年底,带着从英德购买的鱼雷快艇陆续回国。

  1937年,21岁的杨维智跟随电雷学校校长、海军中将欧阳格驻守江阴要塞,担任参谋一职,并参加当年的南京保卫战。1949年,杨维智前往台湾。

  县令的大儿子杨步先留家守业,积极响应孙中山先生实业救国的号召,兴办轻工业,积极倡导实业救国。

  据杨家后人陈述,杨步先在杭州永康巷开办杭州杨氏丝织厂,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规模不断扩大,成为杭州显赫的民族资本家。

  1927年,杨步先的独子杨华与绍兴上虞籍女子朱素贞结婚,杨朱姻缘充满戏剧性,某年冬日,杨朱两家大人在茶馆偶遇,相谈甚欢,遂定下婚约结为亲家。

  这场婚姻门当户对,优势互补。朱家乃银行世家,曾是1907年成立的浙江兴业银行的发起股东,资金雄厚,富甲一方。杨家经营实业,蚕丝收购等需要大量资金调度。

  两家联姻后,杨家产业得以继续扩张,据杨华长子杨凤镗回忆,当时杨氏丝织厂临近京杭运河,占地面积十多亩,每当收获季节,杨家派人从桐乡等地收购蚕茧,通过水路运到临近工厂的码头,再由工人用车拉到位于永康巷的工厂内,剥茧抽丝,织成绸缎。

  杨华还积极拓展其他产业,1928年,杨华出资与英国人合办仁爱医院(为现杭州红会医院前身)。还在酱厂的基础上,开办油厂,把分店开到杭州下属的各个县城。

  1930年,杨华与日本商人合作,在上海开办清济毛纺厂(后为国营二十毛纺厂),这家公司一直由杨华的妻弟朱秋年打理。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杨华作为开明绅士,投入到抗日洪流中,他多次参与运送抗日军用物资。1938年,杨华从临安亲自押运一批军用物资到杭州,途中遭遇日军袭击,杨华和八名长工遭射杀。

  怀有身孕的朱素贞拖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当起持家重任,因战乱等原因,杨家产业已入下坡期。

  1949年解放前夕,已成为海军高级军官的杨维智亲自到杭州面见堂嫂朱素贞,希望朱素贞卖掉家产,举家迁往台湾。因家产浩大,加之亡夫杨华安葬在杭州,朱素贞未应允。

  解放后,杨氏丝织厂被改造成为“胜利丝织厂”,1952年,杭州市人民政府对杨家的房产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将位于永康巷杨氏丝织厂的房产进行出租改造。

  因朱素贞带着四个孩子生活,政府留下三间房子给杨家居住。从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局调取的案卷记录,经过出租改造后,政府从占地5亩多的丝织厂中留出0.76亩合计500多平方米的房子给朱素贞作为自留房,其余的房子均被出租给胜利丝织厂。

  据杨凤镗介绍,杨家有子女四人,分别为杨凤声、杨凤梅和杨凤鸣三女,三人均读书成才,毕业后散落全国各地,只有他陪伴母亲住在永康巷28号。

  “文革”期间,杨家自然无法幸免,朱素贞已经年近花甲,与儿子杨凤镗一道,时常被拉到广场上进行批斗。

  杨凤镗回忆一次被抄家的情景:“家里的红木家具统统砸烂,十八根金条和两大盒金银首饰也不翼而飞,皮大衣等贵重衣物和房契等物品,统统丢到大街上,一把火烧个精光。”

  杨家人惊恐万分,度日如年。1968年的一天,一群人再次冲进杨家打砸家具,并把朱素贞和杨凤镗赶出永康巷28号。

  杨凤镗看到南大树巷有一块火烧过的废墟空地,便在此处搭建起60多平方米的房子居住。为避免让母亲朱素贞受苦,杨家在嘉兴的女儿杨凤声将朱素贞接到嘉兴居住。

  30多岁的杨凤镗成为杨家唯一的批斗对象,白天,他的主要工作是去郊区拉大白菜到市区的万元和食品店,晚上就到各个会场去挂牌挨批。

  因无子嗣,杨凤镗老人将朋友的儿子张建中过继到家中,算是继承香火。张家与杨家是故交,政治成分也相近,据张建中介绍,张家祖上曾替蒋介石管理杭州新新饭店。

  1989年,杭州电视机厂要扩建征地,拆除掉杨凤镗位于南大树巷搭建的房子。因杨凤镗的房子是违规搭建,无任何手续,也未能得到安置。

  张建中告诉本刊记者,被征地时,杨凤镗已年近花甲,再次无家可归。张建中和杨凤镗用三轮车拉着家具,住到万元和食品厂的仓库内。一年后,食品厂向房管所租用房子,将老人安置到树园路的公房内。

  本刊记者了解到,直到1980年,杨凤镗还在为永康巷28号缴房地产税,一直缴到房地产税取消。

  1983年,为解决员工宿舍问题,杭州漂染厂(前身为胜利丝织厂)向杭州市政府提出,要求征用永康巷23、28号共计1.66亩的宅基地。在建设实施过程中,规划局重新划定了红线号得以保留。

  对于这次征用,杨家人称并不知情,在他们看来,永康巷28号依然存在,但因房产证在“文革”期间被烧掉,加之“文革”刚刚结束,他们也不敢向政府去要回祖产。

  1993年,杭州漂染厂被杭州丝绸印染厂兼并。2001年,杭州丝绸印染厂改制为喜得宝公司,厂长赵之毅成为改制后企业的董事长,他个人出资395万元成为喜得宝公司的控股股东。

  印染厂改制成喜得宝公司后,发展迅速,现成为浙江丝绸行业内的领军企业,据喜得宝公司公开简介,喜得宝公司有7家控股合资公司、12家子公司、12家参股企业。目前在册员工1600人,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200余人,年销售收入近3亿元,出口创汇1500万美元。

  改制企业的成功发展,亦给董事长赵之毅带来各种荣誉,据公开报道显示,赵之毅被选为下城区人大代表,并时常以杭州服装协会会长、杭州市丝绸协会会长等身份频频亮相,被同行视为业内翘楚。

  2002年起,年逾古稀的杨凤镗老人正式向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局打报告,要求落实私房政策,拿回当年被杭州漂染厂侵占的属于他和三个妹妹的永康巷28号。

  杭州市房管局遂向喜得宝公司询问永康巷28号的相关事宜,据房管局资料显示,当时喜得宝公司回复称,在1983年征用时,贵州首个山体泵道综合体落户贵阳首届表演赛震,该户已经异地安置到南大树巷53号,并非杨凤镗等人所述的私房被杭州漂染厂侵占。

  喜得宝公司的回函让杨家后人不满,远在各地的杨家后人希望杨凤镗的继子张建中全权代理,还原历史真相。

  “我们只是想澄清一段历史。”张建中告诉本刊记者,当年杭州漂染厂将朱素贞和杨凤镗扫地出门,杨凤镗到南大树巷搭建棚子,艰难度日。

  张建中回忆说,1989年,在南大树巷拆迁后,杨凤镗也是在万元和食品厂的协调下得到安置,才租到一套60多平方米的公房居住。

  杨家人认为,杭州漂染厂将永康巷28号侵占后,根本不存在对杨凤镗的安置,对此,他们到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局查档。

  2007年8月23日,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发函给杨凤镗老人,明确告知其不存在私房落实问题,应该向房屋占用单位反映。得到这份答复后,杨家后人将喜得宝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归还祖屋。

  喜得宝公司党委副书记方军告诉本刊记者,杨家人是否安置,这是房管部门的事情,当年杭州漂染厂与房管部门签订征地合同后,所建房屋属于公房,是向国家缴纳租金的,如果杨家人觉得拥有永康巷28号产权,应当找房管部门申请赔偿,是房管部门的失职。他表示,喜得宝公司是善意取得这一块土地。

  方军认为,即便是永康巷28号存在,也只能说明当时漂染厂征而未拆,产权还是应该归现在的喜得宝公司所有。

  2009年,在官司二审期间,喜得宝公司将永康巷工厂全部腾空,土地将收归国有挂牌出让。

  为避免房屋拆掉后www.bn5u5.cn,证据灭失,2009年7月7日,杨家人向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提起永康巷28号房屋的证据保全手续,并缴纳20万元保证金和两家企业550万元的担保证明,法院也当天对该房屋进行证据保全,并通知喜得宝集团公司,不准拆除。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仅仅两天后,喜得宝公司雇用30多人,带着施工机械,将保全房屋夷为平地。

  7月21日,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认定,喜得宝公司在法院作出证据保全裁定后,仍擅自拆除了产权尚存在争议的房屋,妨害了民事诉讼的进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喜得宝罚款1万元。

  喜得宝公司的党委副书记方军告诉本刊记者,公司对于法院保全房产是有异议的,企业是根据市拆迁工作会议要求,为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拆迁而拆除原永康巷28号的房子的。

  本刊记者询问,身为人大代表的赵之毅是否知道要拆迁的房子已经被法院保全?方军不愿意正面回答。

  2009年10月10日,浙江地产大鳄绿城集团以29.1亿元的总价拍得喜得宝杭州漂染厂地块,折合楼面价20963元/平方米,成为当年地王,该地块被媒体称为杭州城区的“稀缺地块”。因土地产权归属未能确定,土地储备中心留住这笔价值千万的补偿款,至今未发放。

  历经一年多的诉讼后,2010年4月18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认为:“尽管现有证据未能表明杭州市下城房管所1983年与杭州漂染厂签订征地拆迁合同时确定原永康巷28号相关房产属其所有的有何依旧,但亦无证据表明杭州漂染厂通过与杭州市下城区房管所签订征地拆迁合同取得对讼房产的权利存在非善意、违法或其他瑕疵,因此,认为杨家后人对朱素贞名下私房进行确权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

  这个模糊的判决,还是未能说明占地0.76亩的原永康巷28号产权的最后归属。

  2010年7月,杭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给张建中信访答复,再次重申房屋应当向占用单位索要,并建议持该房屋有效合法的产权证,获得拆迁补偿。

  张建中则两手发力,除了继续向相关部门追讨祖产外,他还发起对赵之毅人大代表职务的罢免。

  本刊记者了解到,在罢免风波后,杭州市房管局就原永康巷28号的产权问题,正联合其他相关部门开分析会,试图就此事作出妥善的答复。